黑与白
是最丰富的色彩

加利利的蒙娜丽莎。
(补一张field trip)

我在读余秋雨。自己的语文功底和历史功底真是过于薄弱。

2017年5月24日,这一天和相约八点半晚两分钟到就要开车走人(前一次)的课程老师去Ultra-Orthodox和Ethiopian Jews的两个community, 依次是Bnei Brak和Pardes Hanna。

图片是极端正统派的一个家庭内的照片。我们看到的两个烤箱,以及没有看到的,在左侧墙板后面的两个水池,就是他们为了保持Kosher的厨具。这一家的女士是个艺术家,可以从墙壁的装饰看出一二(厨房墙上贴的玻璃板子我很喜欢)。

关于这个社会的关于“宗教的”和“世俗的”划分,真的是一个非常浮于表面的概念,一方面,很多人是介于宗教与世俗之间,或称之为“传统的”,另一方面,即...

偕老

《归德侯府》网文。
读到后面,男主要陪女主赴死那段,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对爷爷奶奶。
之所以说是小时候,是因为他们在02年左右过世了,双双在医院过世,那时候听大人说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想起来,也是感动到灵魂。


他们是爸爸小学同学的父母,在我小的时候,或是还没有我的时候,他们对我们家就极好,我们会经常去他们家。爷爷奶奶都很和蔼、很慈祥、很好很好。


那种一起走完生命最后一程的心念,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与心志,我想我还需要好多年才能去理解。

印象中最后见他们那次,是我中午放学以后买花骑车子过桥去蒙医院,当时还不能够去体味生老病死。我始终记得他们家在四道街的那个房子以及里面的布局,那时我们经常去...

在Terrace Building的电梯里遇见一个小哥儿推着Aroma用品的推车,他讲自己是Druze, and believes his origin is from China. So He loves China. His name is Ahima.

(遇到每个说自己love China的人,我都要问声Why)

Holocaust Memorial Day/ Yom Hashoah。(24/4/2017 till sunset)
siren响起的时候,他们在做什么,我们在做什么。Arabs和Ultra-Orthodox是不关几或是反对的,前者认为那是Jews的日子,后者认为那不够religion。里面的民族意识、社会同属、互相尊重、宗教意识、历史经历等等,都决定了每个人的行为。Arab可能在静立的人群中继续走动或倚坐,Jew可能提前就为这个时刻做好了准备,Ultra-Orthodox可能避开人群在家里做自己的事。


5月1日,Yom Hazikaron/Remembrance Day for Fallen...

出自一年有八个月可以下雪之地的人,
不懂为什么四月小麦就已经收割了。
漫山遍野都是麦黄色。

回到以色列

亲切

如果这是广告,感觉很6。

安曼的深夜依旧车水马龙

Our journey in Egypt will end in 3 hours(9:12 a.m. local time while writing. 21h50min ago) On April 9th, after 1 day heavy walking in Eliat by the sea, we passed the border to Taba. And after one nights driving along the coast line, we finally arrived at Carol. The museum, pyramid, sphinx, nakkili market...

1 / 6

© 卡兹-Ching | Powered by LOFTER